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体版]
文库首页智慧悦读基础读物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佛教古 印 度白话经典英文佛典随机阅读佛学问答佛化家庭手 机 站
佛教故事禅话故事佛教书屋戒律学习法师弘法居士佛教净业修福净宗在线阿含专题天台在线禅宗在线唯识法相人物访谈
分类标签素食生活佛化家庭感应事迹在线抄经在线念佛佛教文化大 正 藏 藏经阅读藏经检索佛教辞典网络电视电 子 书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第十五卷
圆瑛大师著
[圆瑛法师] [点击:5049]   [手机版]
背景色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第十五卷

圆瑛大师著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讲义

福建鼓山涌泉禅寺圆瑛弘悟述 受法弟子明旸日新敬校

丑二 观音广陈 分四 寅初 陈白古佛授法 二 次第解结修证 三 详演称体起用 四 结答所证圆通 今初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尔时,乃大势至菩萨,陈述根大念佛圆通已竟之时。以上诸圣,但皆略说,惟有观世音,殿后广陈者,有三意存焉:一、以此方众生,耳根最利。如文殊选根偈云:‘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欲取三摩提,实以闻中入!、因闻佛教示悟圆入一科中,已密选耳根为圆通本根,故引古观世音佛,教示从闻、思、修法门,正是从耳根下手;三、以阿难偏于多闻,不勤定力,故详谈修证,次第解结之法,令阿难得以就路还家,下偈文云:‘将闻持佛佛,何不自闻闻?’是以从容陈述也。 观去声世音是以能观之智,观所观之境;得名因缘有二:一、约因中修行自利释:依耳根本觉闻性理体,起始觉观照智用,不出流缘尘,但入流照性,观照能闻世间音声者是谁?此以能闻闻性,为所观境,下结答圆通文云:‘我从耳门,圆照三昧,国入流相,得三摩提。故彼佛如来,叹我善得圆通法门,于大会中,授记我为观世音号!

二、约果上应机利他释:如法华经普门品,佛答无尽意菩萨所问: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佛答:十方无量众生,受诸苦恼,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名者,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此所观者,世间众生,念菩萨名号音声,而菩萨则寻声救苦,故名观世音。能观之智是一,所观之境有殊,乃继大势至之后,即从本座而起,顶礼佛足,仰白佛言:

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

忆即记忆,念即思念,乃回忆追念,过去无数劫前之事。此是菩萨所得,三明中宿命智明,劫以恒河沙称,极言过去时之久远也。于、即在义,在彼之时,有一佛出现于世间。佛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为欲开示众生,本具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为欲令众生,悟入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彼佛亦名观世音,或因中亦由耳根修证故,或鉴机宜,当从耳根得入故,以是立名,将自行之法,辗转以化他也。 佛教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即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开示众生,耳根闻性,即是不生不灭之佛性,此佛性即本具佛之知见。令众生从闻、思、修;闻即闻佛开示、悟明本有佛性,为因地心,依悟而起思修,而得证入。本有佛性是正因,悟明为了因,思修属缘因。缘了有功,正因方显,得入佛之知见,此为彼佛出世之大因缘也。 我于彼佛,发菩提心:此菩萨自述,最初发心。彼佛即观世音佛,梵语菩提,此翻为道。发菩提心:即发大道心,不求人天福报,声闻缘觉,乃至权乘诸位菩萨,惟依最上乘,发菩提心,即上求无上菩提道之心也。

梵语菩提,又翻为觉;觉有三义:本觉、始觉、究竟觉。本觉即众生本有之佛性,一切众生,本来是佛,迷而不觉,将本觉佛性,埋没于五阴烦恼之中。今始觉悟,虽迷不失,依此始觉智,发心勤求究竟觉之佛道,是谓发无上菩提心。菩提心、为心中之王,菩萨修行,此心为先,若不发菩提心,一切万行,无从建立,《华严经》云: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昔有菩萨,往昔遇佛,己发菩提心,后在世间修行,将前所发菩提心忘失,并不记忆,如是所修世出世善,皆名魔业。问:出世善法,何以亦为魔业?答:本经五十种阴魔,声闻、缘觉,亦列其中,即此可知,皆由不发菩提心故;忘失尚尔,况不发乎? 菩提心、亦即《起信论》三心:一者直心,正念真如法故。此念之所以为正者,不著二边,起智观照真如正理,即契菩提心体。二者深心,乐修一切诸善行故,好乐修习世出世间自利利他诸善行。三者大悲心,欲拔一切众生苦故,以平等大悲心,拔除一切众生分段变易二生死苦,此二皆发菩提心用,今发此心,为求无上菩提也。菩提心最为贵重,初发即如王子处胎,贵压群臣,诸佛护念,万圣加被!痘习儆鳌,未足以尽其盛德,故我于彼佛,先发此心,以为因地心也。

彼佛教我,从闻、思、修者;此明秉受法门,既发大心,须求佛示,彼佛即指观世音佛,教我从闻、思、修三慧下手;此之三慧,不同常途,常途则以闻经解义为闻慧,其体即耳识,与耳家同时意识,所发之胜解;思修亦即独头意识,将所闻之声教,思惟修习;此皆不离生灭识心,识心为圆通之障碍。本经以舍识用根为要旨,故三慧不同常途。

今此闻慧,即从耳根闻性妙理,所起始觉妙智,不闻所闻之声尘,但闻能闻之闻性;思慧、即正智观察,能闻者是谁,不著空、有二边,一味反闻闻自性;修慧、即如幻闻熏闻修,念念旋元自归,伏归元真,发本明耀,解六结越三空,破五阴超五浊,全凭无分别智,反闻之功。

入三摩地:此即即慧之定,由闻教信解,而起修证。有修中三摩地,即从根解结工夫;有证中三摩地,即寂灭现前境界。此有入字,乃六结尽解,证入圆通之三摩地;亦即阿难所请三名中之妙三摩,经题中了义修证也。

寅二 次第解结修证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此是妙三摩,从根解结之正行,一门深入之次第。前佛令选择圆根,已密示耳门,于解结次第中,但列三空,意含六结,故观世音,陈述圆通,具示从浅至深,层次分明;解六结、破五阴,以彰修证了义。上发菩提心是愿,此是依愿所起之行;上秉受法门是教,此即依教所起之修也。

初于闻中者:即最初乃于耳根闻性之中,下手起修;以耳根为所入之妙门,以闻性为所照之理境。从根中本觉妙理,起如幻始觉妙智;以智照理,闻熏闻修也。 此闻中二字,首宜拣别分明,不可错用因心。一非肉耳之中,以肉耳浮尘色法,不合决定义门。二非耳识之中,以耳识随念分别,固非菩提正因。三非意识之中,以意识生死根本,正是圆通障碍。故阿难请求佛定,佛即三番破识,欲令舍而去之;十番显见,欲令取而用之。眼耳虽别,其性则同。今此闻中,即佛所显之见中也;又即如来,广会四科,遍融七大,所显三如来藏性之中也;又即如来所显,圆湛不生灭性,朗照万法,不偏空有,中道之中也。若能于此体察分明,依之为本修因,自可圆成果地修证。

入流亡所者:古观世音佛,教示从闻、思、修,入三摩地,观世音菩萨,依教起修,初从闻中下手,即闻慧。此句至生灭既灭,即思、修二慧;寂灭现前,即入三摩地。入流是对出流为言,耳根顺闻出流奔声,即结缚之元,反闻入流照性,即解脱之本。故诸佛异口同音,告阿难言:使汝轮转,生死结根,唯汝六根,更非他物,令汝速证,安乐解脱,寂静妙常,亦汝六根,更非他物。观世音秉教所修之法门,正合本师释迦,十方诸佛之意旨。 入流:以观智为能入,耳门为所入,入即旋反闻机,不出流缘声,而入流照性也。又即逆彼无始织妄业流,随顺耳根闻性真流,入流即是思慧,更兼修慧。用观智思惟修非识心分别思惟,能闻世间音声者是谁?亦即参究工夫,同前不随分别,世间、业果、众生三种相续,而断三缘。但提起一段疑情,蓦直参去,参闻者是谁,绵绵密密,无有间断。声动时,参闻声者是谁?声静时,参闻静者是谁?即同宗门下,参看话头,一切时,一切处,不离一句话头。但彼多用意根,此专用耳根,为稍异耳。同是智光内照,如佛所言,汝但不循动静等尘,脱黏内伏,伏归元真,则智光不外泄,所有声尘,不期亡而自亡耳,故曰:入流亡所。入流、即是合觉,亡所、即是背尘,背尘合觉,为本经妙修行路,至简要、至巧妙之修法也。

亡所:但于六结中,先解声尘之动结有声为动,祗是初步工夫,而得相应。此之亡所,并非声尘销灭,惟定功得力,而得离尘工夫,则声尘不亡而自亡矣!入流,是修证圆通总诀,亡所、是但得初步效验;如永嘉禅师所云:流非亡所而不入,所非入流而不亡,亡所则入流而亡入流则亡所而入,凡修禅功者,贵在入流耳。 余二十一岁,由闽航海来苏,参常州天宁开和尚学习禅功,参‘如何是我本来面目’一句话头,放下一切思想,提起一段疑情,连参三年,誓见自己本来面目,了明生死大事。至二十四岁冬,在禅七之中,专切参究,乃至饮食不知其味,一切时处,心光皆照一句话头,至第十日下午,二板香止静后,参究得力,身心忽空,内外虚融,定境法乐,非言语所能形容,一动喜心,定境即失。后于别枝香,欲求定境再现,皆不可得。禅七考功时,将是事陈白冶公和尚。则曰:‘汝自后有求定境复现否?’答曰:‘有’。乃警之曰:‘切不可求,若求则魔得其便,汝将为魔眷矣!’复问:‘如是境界好否?’公曰:‘不作圣证之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此不过用心得力,暂得轻安,从此进修,不著不求,悟证有望!笤谋揪,五十种阴魔所述,知善知识,不可不亲近也。至二十八岁,参浙江宁波天童寺寄禅和尚,亦在冬月禅七之中,勇猛精进,生死心切,于第八日晚,定境复现,较胜于前,其乐亦胜。自此深信,宗门中自有奇特事在,后阅楞严经,于向所未通者,无不明了,又信本经为禅门关钥,更复悉心研究,定能发慧,其语亦有征矣!余惜后为丛林供职,重兴道场,办理慈善,主持佛教会务,以致自误禅功,未明本分上事,虽承缁素群推,楞严独步,何异说食不饱,数宝常贫也。

又入流亡所,实非闻性断灭,但以专切反闻,回光返照,心光内注,所有动尘,一一皆亡,闻性不灭。前佛有云:声于闻中,自有生灭,非为汝闻,声生声灭,令汝闻性,为有为无也。然动尘已灭,诤尘方现,终日惟闻静尘之境,当知静尘亦是结,亦宜解除,仍旧不舍思、修二慧,不缘所闻静尘,参究能闻静尘者是谁?静尘是境,闻性是心,若闻静尘,还是出流,反闻能闻是谁?方是旋闻与声脱也。 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者:上亡所,是解‘动结’,此三句乃解‘静结’,动相不过并言而已。首句所字,即牒上亡所;入字,即仍旧入流。谓所有动尘虽亡,仍是反闻入流,不舍本修,不住静境;此静境即是色阴区宇,如明目人,处大暗室。既寂之寂,非是境静之寂,乃是动静二尘,到此俱寂之境。然所入既寂,则动结与静结俱解,声尘全泯,故曰: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此了然不生,即动、静二种尘相,了不可得也;此二句亦即既寂之注脚也。而工夫到此,声尘动静二结俱解,则色阴破矣! 如是渐增,闻所闻尽者:此解‘根结’。如是、指法之词,指上反闻离尘,思修二慧,尘中二结已解,根结斯现,此根乃聚闻于耳,结滞为根之根,亦复是结,亦当解除。仍照如是本修之法,渐次增进,加功用行,定力转深,所闻动静二尘,既已了然不生,能闻之根,亦随所闻以俱尽。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到此则根结亦解,无有能受所受,则受阴破矣!根尘既销,识无从生,则想阴亦于此破矣!即佛前云:此根初解,先得人空,正齐于此;以尘亡根尽识泯,人无所依故。此中三结,亦即佛示,六结生起次第中所云,劳见发尘,今粗三结已解,则尘不复发,见不复劳矣!

尽闻不住,觉所觉空者:此解‘觉结’。尽闻二字,是牒上能闻与所闻俱尽,根尘双泯之境,六用不行,惟余一觉。若住此境,但得我空,未得法空,则永堕无为深坑。不住者,仍复加功用行,进观闻性。下句为新证之境,《正脉》云:尽闻之后,根尘迥脱,湛一无边之境现前;故今言觉者,即照此境之智也;所觉者,即此湛一之境也。尽闻若住入则境智恒对,能所仍存,终为胜进之障,即沩山所谓:具足心境也。今言觉所觉空者,谓能觉之智,与所觉之境,二俱空寂,泯然无复对待也。觉是智分,乃属般若,智能契理如何亦空?当知此破法执,若吝惜此智,不肯放舍,即是一种爱智之法爱,亦复是结,亦当解除!对簿蹙吩疲骸贸久鸸,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智亦灭,幻智灭故,幻灭亦灭;幻灭灭故,非幻不灭!宋娜酥饨峁し。今此觉结,即彼幻智,亦即佛示,六结生起次第,智见妄发,发妄不息。今觉结已解,则知见不发,妄不相续矣! 空觉极圆,空所空灭者:此解‘空结’?占淳跛蹩罩,觉即能觉之与所觉,由有此空,空彼能所二觉,则觉结虽解,空亦是结,亦当解除;以能空所空,二俱宛在,空性未圆,若恪惜空理,不肯放舍,即是爱理之法爱,还要入流照性,加功用行,参究空何所依?究而极之,以求圆满空性。

空所空灭者:非惟所空之智境灭,即能空之空亦灭。如以木钻木,火出木烧,二俱灭矣。今空结已解,则行阴破矣!亦即佛言,空性圆明,成法解脱,正齐于此,已得俱空之境。

生灭既灭,寂灭现前者:此解‘灭结’。生灭二字,总指诸结而言。动灭静生,静灭根生,根灭觉生,觉灭空生,空灭灭生,六结皆生灭法,故灭结亦当解除。此结不解,恒住俱空之境,犹为圆通细障,即同‘百尺竿头坐的人,虽然得法未为真,百尺竿头重进步,十方刹土现全身!┦谴私,最难解除,禅门谓之末后牢关,到此境界,不肯进步,又谓之贴肉布衫难脱,此结一解,则可亲见本来面目矣。 同《圆觉经》,迷智四相之寿者相。一我相,心所证者,以所证涅槃,认为我体。二人相,心所悟者,悟知所证之非。三众生相,心所了者,了前悟证俱非,四寿者相,心所觉者,觉前前非,认己为是,即住此相中,深生法爱。譬如有人,不肯断命,祖师门下,谓之命根不断也。 故仍须入流照性,返穷流根,灭相迥脱,至不生灭,方是到家时节。 既灭者,即观智还元,一切生灭,悉皆灭已,此去更无可灭。此灭结,即佛前示,六结次第生起之第一结,由汝无始,心性狂乱;今六结尽解,五阴全破,狂心已歇,歇即菩提。亦即佛云:解脱法已,俱空不生,妄穷真露,寂灭真理现前。所谓寂灭者,此寂非对动之寂,从无始来,本自不动之寂也;此灭非对生之灭,从无始来,本自无生之灭也。虚心绝待,妙体孤圆,即如来藏,妙真如性,亦即一乘,寂灭场地,为真心之全体。前佛云:是名菩萨,从三摩地,得无生忍。上解六结,是从闻、思、修,此寂灭现前,是入三摩地,得证圆通。古观世音佛,所授之法,与释迦如来,解结修证,无二无别。既得寂灭现前,亲证藏性,而入首楞严三昧,当登圆教初住之位。下忽然超越之下,皆称全体所起之大用也。

《正脉》云:通前次第解结一科,会于四卷末节:入流,即守于真常,亡所,即弃诸生灭;尽闻即根尘识心,应念销落;觉所觉空,与空所空灭,即想相为尘,识情为垢,二俱远离;寂灭现前,即法眼清明,毫无差爽矣!若会永嘉奢摩他文,入流即息念,亡所即亡尘,亦应仿其文云:‘流非亡所而不入,所非入流而不亡,亡所则入流而亡,入流则亡所而入!怂木淇善攵膊簧。又云:‘亡所而入,则入无能入;入流而亡,则亡无所亡!怂木涓揪沣,可齐于闻所闻尽。又云:‘亡无所亡,则尘遗非对;入无能入,则念灭非知!怂木湮薅晕拗,可齐于觉所觉空。又云:‘知灭对遗,一向冥寂!硕淇善胗诳账彰。又云:‘阒尔无寄,妙性天然!硕淇善胗谏鸺让,寂灭现前,亦似吻合,而无闻矣!但永嘉似乎都摄六根,或专摄意根,此经乃专摄耳根为异耳。又永嘉方谈最初销显,向后更有修治,斯经已谈深证高位,向后惟彰发用,今与合会而观,节文宛似,令知圆顿初后,无有异心,行者不可委为高位,视为不切己也。

寅三 详演称体起用 分二 卯初 标列二本 二 承演三科 今初

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

上是菩萨修证圆通,自利之因行;下是菩萨称体起用,利他之妙行。自利之行,言之甚略,利他之行,演之甚详;中有二意:一、从根解结,佛于第二决定义门,已令选择圆根,一门深入,脱黏内伏,并示解结次第,入三摩地,至为明晰,何劳多述。二、详演果用、无作妙力,自在成就,乃为激发回小向大之机,令起羡慕,立志欣修,不得不为广陈也。忽然超越者:即从闻、思、修,最后一刹那,证圆通体,发自在用时也。超越乃解脱无碍之义,寂灭真体,本自圆明,六凡为我执所碍,不能超越世间;三乘为法执所碍,不能超越出世间;菩萨入三摩地,我法双空,俱空亦复不生,故得超越世出世间。 十方圆明:即四卷佛云:‘我以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惟妙觉明,圆照法界!腥喔慈缡,《指掌》云:‘十方所有诸法,无非自性光明,周遍圆满!诺略疲壕〈蟮厥亲约汗饷,无一法不在光明里者;穸馐ぃ捍俗鼙甏笥,即上合下同之二,权、小莫及,故称殊胜。

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

此下二节,别明大用。菩萨已证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之理,故得上合十方诸佛,所证本来妙觉真心,此心佛与菩萨众生,无二无别,即《金刚经》所云:‘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者是也。上合即与佛同其体;同一慈力,即与佛同其用;佛运无缘无所不缘慈,度有情界,下三十二应,即同其用也。

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下合众生,亦应有本妙觉心一句,文略例上可知。此亦与生同其体;生佛虽殊,其体一致。同一悲仰:即与众生同其用;众生与佛,其体虽同,其用则异。悲者悲哀,仰者仰望,众生身罹苦难,哀求拔苦,希望与乐;菩萨同其用,故施无畏力,下十四无畏,即同其用也。

卯二 承演三科 分三 辰初 三十二应 二 十四无畏 三 四不思议 辰初分三 巳初 标承慈力 二 条陈妙应 三 结名出由 今初

世尊!由我供养观音如来;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

此为妙应体用洪源。世尊,乃称呼释迦,为六凡有情世间,三乘正觉世间,九法界之所共尊也,又即超九界以独尊之称。观音如来,即菩萨因地本师。由我供养,不出二种:一、供养佛身:侍奉左右,执劳服役。二、供养佛心:依教起修,畅佛本怀。蒙彼如来:即观音如来,传授耳根修证法门。 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者:如幻是喻,闻熏闻修是法,金刚三昧亦然。上闻字,指本觉闻性内熏,熏起始觉之智;下闻修,即始觉反闻修习,入流照性之功。此种修法,无修而修,修即无修,喻如幻事,从无而有,有即非有;修成而得三昧,名曰金刚三昧。修即入流照性,照破五阴,解除六结,返穷流根,至不生灭,澈法底源,无动无坏,究竟坚固,喻如金刚,坚固不坏。三昧是梵语,此云正定,即首楞严大定,证此定为得圆通。 与佛如来,同慈力故:既证圆通,与佛同其体,故能与佛如来同其用。下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即应机所起之妙用也。此用,即菩萨所得,三轮不思议业用:一、身轮不思议:一身能现无量身,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温陵曰:‘三十二应者,现十法界身,圆应群机也!、口轮不思议:一口能说无量法,应以何法得度,即说何法,说皆契理契机也。三、意轮不思议:一意能鉴无量机,一切众生,根性不等,乐欲不同,或乐有为,或乐无为,或乐入世,或乐出世,菩萨鉴机既定,乃为现身说法,善巧方便。轮有运载之义,以此三轮,入诸国土,即十方诸国土,无刹不现身,普载迷伦,同跻觉地也。

巳二 条陈妙应 分六 午初 应求圣乘 二 应求诸天 三 应求人趣 四 应离八部 五 应人修人 六 应离非人 今初

世尊!若诸菩萨,入三摩地,进修无漏,胜解现圆,我现佛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此应菩萨所求,以菩萨志在菩提,故现佛身。其余前三,则现圣身;下皆现同类身。若诸菩萨:诸是助语词,若作多解亦可;菩萨则该权实诸位,权实虽复不同,而希望成佛,则一而已。三摩地:即所修法门之正定,有相似位、分证位差别,无漏、胜解亦然。胜解现圆:各随所修法门,无闲道,因行已满,将入解脱道,所起殊胜之解,将现圆满,而未满之时。以下诸位,胜解之字虽同,其义有异;即本科亦当作二种解;若相似位菩萨,入相似三摩地,进修中道无漏,则分证胜解现圆。若分证位菩萨,入分证三摩地,进修金刚无漏,则究竟胜解现圆。大士即现佛身,为说顿入佛乘之法,令得分证解脱,或究竟解脱。

问:‘大士证入圆通,但登圆教初住之位,如何能现佛身,而为等觉菩萨说法?’答:‘初住能分身百界,八相成道,岂不能为等觉说法?又大士近迹,虽在初住,约其远本,早成正法明如来,是为等觉说法,理无可疑!

若诸有学,寂静妙明,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独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此现独觉身。三科皆云,有学者,以未证无学位故。独觉者,出无佛世,观物变化,自觉无生,故号独觉。若诸有学,志求独觉者;寂静妙明:即在修道位中,乐独善寂,曰寂静,求自然慧,曰妙明。胜妙现圆者:殊胜妙慧即自然慧将现圆满之相,如钻木取火,已得暖相,其火将出未出之时。我于彼有学之前,现独觉身;应其所求,令易信从,为说无生之法,令其解脱,见思烦恼,而证无学之位。此非天然外道,以多生熏习小教,今出无佛世,览物荣枯,触境悟道也。

若诸有学,断十二缘,缘断胜性,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缘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此现缘觉身。秉佛十二因缘之教,觉悟无生之理,故称缘觉。十二因缘,有流转还灭二门:一流转门,谓迁流不息,轮转生死;二还灭门,谓复还本性,灭诸生死。顺观流转门,乃知生起次第,有十二支,又名十二有支,不出惑、业、苦三。而成三世因果:无明缘行行即业行,由无明惑而来。此是过去世惑业二支因。;行缘识即投胎时第八识,识缘名色胎中心色和合,名即是心,以心无形相,但名而已,心即投胎之想爱,色投胎中父精母血;名色缘六入即一身所具六根,而能入尘;六入缘触孩童时,六根触对于六尘。;触缘受稍长根尘相对,便知领受,此现在世五支果。;受缘爱成人时,对顺境则生爱,逆境则生憎,说爱憎含其中,此是现在世之惑。;爱缘;取缘有此二支,是现在世之业,取是业之初,有是业之成。;有缘生即未来世受生;生缘老死即来生由少而老,由老而死。此二支,乃未来世之苦果。此十二支,连环钩锁,相续不断,从因感果,果上再造因,由因再感果,惑、业、苦三,循环无已,生死不息,故曰流转门。 逆观还灭门,得悟无生之理,无明灭,则行灭,乃至生灭,则老死灭。今云断十二缘,乃约还灭门说。缘断胜性者:胜性即无生理性,以超世间法故称胜,此性必由缘断而显,故曰:缘断胜性。胜妙、以悟因缘性空,故称胜妙。正在胜妙将现圆满,未满之时,我于彼有学之前,现缘觉身,慰其所求,而为说缘生无性之法,令其解脱分段生死,而证缘觉之果。

若诸有学,得四谛空,修道入灭,胜性现圆;我于彼前,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此现声闻身。若诸有学,在见道位中,以八忍八智十六心,断四谛下惑,见惑已断,曰得四谛空,而入修道位,断三界思惑,八十一品,品品皆证一分择灭无为,故曰修道入灭。胜性,即灭谛无生之性,将现圆满之时,如未雨已先得云。我即于有学之前,现声闻身,投其所好,为说灭谛无生之法,令其解脱,世间诸漏,超出三界,而入方便有余土涅槃。

午二 应求诸天 分二 未初 天王 二 天臣 今初

若诸众生,欲心明悟,不犯欲尘,欲身清净,我于彼前,现梵王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此现梵王身。若诸众生,指在欲界之众生。欲心明悟者:对淫欲一事,心得明悟,了知欲为招苦之本,欲由爱生,身因欲有,身为众苦所集,无非淫欲之所招致,故持戒修身,不犯欲尘,令此欲身,而得清净。清净乃是生梵之因,故我于彼众生之前,现梵王身,为说四无量心,及出欲论,教修离欲定。此定若成,可以超出欲界,上生色界,不由胎生,乃是化生,身相庄严清净,令得解脱欲界苦粗障,而得色界净妙离也。

若诸众生,欲为天主,统领诸天,我于彼前,现帝释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帝释身。若诸众生,或为人道,或是初二天天人,愿为忉利天主。梵语忉利,此云三十三,为六欲天第二天,在须弥山顶,东西南北各八天,帝释天主,住善见城、居中一天,合成三十三天,不惟统领忉利诸天,兼统四天王。我则应其所求,故于彼前,现帝释身,即忉利天主,释提桓因,此云能为主。而为说法者,说上品十善,及种种善论,令其成就帝释之果。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游行十方;我于彼前,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自在天身。若诸众生,指人伦及欲界诸天;欲得此身,逍遥自在,游行十方,而无阻碍。我于彼前,现他化自在天身谓此天乐具,他天化作,自在受用,福报超胜,居欲界顶。,而为说上品十善等法,令其成就自在天福报;蛟屏毂鹩心豕,亦自在摄。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飞行虚空;我于彼前,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大自在天身。若诸众生,指欲界天人,欲得此身自在,而能飞行虚空,上云游行十方,不过六欲四洲之十方;此云飞行虚空,飞行较游行为胜。此虚空,乃大千世界之虚空,因大千世界,上覆以四禅天,大自在天,即色界顶天,世间福报最胜,得大自在也。我应其所求,即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上上品十善,四禅四无量心,令其成就最胜果报。有谓此天,即摩醯首罗天王,有三目八臂,骑白牛,执白拂,能飞行虚空者。

未二 天臣

若诸众生,爱统鬼神,救护国土;我于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天大将军身。若诸众生:指人道及八部,心爱统领鬼神,乃八部鬼神。无福德曰鬼,有福德曰神!墩觥吩疲骸耐踔魉,各有八将,韦驮为上首!督鸸饷骶,散脂为大将,统领二十八部,巡游世间!裨瓢彻砩,即欲求天大将军身也。救护国土者:即巡视世间一切国土,除妖降福,赏善罚恶耳。我则应其所求,即于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五戒十善,及秘密神咒,呼召鬼神之法,令其成就威勇,;げ陨。

若诸众生,爱统世界,;ぶ谏;我于彼前,现四天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四天王身。若诸众生,指人类众生,及四天天众,爱统世间四大部洲,;じ鞴谏;我则应其所求,即于彼前,现四天王身,为说上品十善,及护国安民之法,令其成就,统领世界之愿。四王居须弥山腰,为帝释外臣,故列天臣。东方持国天王居黄金埵,领乾闼婆、富单那二部;南方增长天王居琉璃埵,领鸠槃荼、薜荔多二部;西方广目天王居白银埵,领比舍阇、莫呼落伽二部;北方多闻天王居水晶埵,领药叉、罗刹二部。

若诸众生,爱生天宫,驱使鬼神;我于彼前,现四天王国太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天王太子身。若诸众生,指人伦及四天人民,有志爱生四天王宫,为太子,能驱遣使令一切鬼神。鬼即八部,神即四王,各八大将军之属;或有鬼神作祟,扰乱人间,四王太子,而能制止。设有违制,则遣大力鬼神,或天大将军,而降伏之。辅助天王,;ぶ谏。我则应其所求,即现四天王国太子身,而为说皈依斋戒,十善符咒之法,令得成就其志愿也。

《大吉义经》云:‘护世四王,各有九十一子,姿貌端正,有大势力,即那吒之类!豆喽ナ琛吩疲骸铺毂,西番五国,来寇西安,国军莫能御,玄宗诏不空三藏入内,持念《护国仁王阤罗尼》。方二七遍,忽见神将五百,荷戈殿前。对曰:北方天王,第二子独健,往救西安;寇进攻,仰见无数天兵天将,布陈空中,寇畏叹曰:中国有圣人,未可犯也!即退兵。随即表奏,帝喜,因敕诸道府州,各建天王殿以祀之!D诖笊,皆有天王,即此由来矣。二应求诸天竟。

午三 应求人趣 分四 未初 王臣人民 二 秉教男女 三 世谛妇女 四 童真男女 今初

若诸众生,乐为人王,我于彼前,现人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王身。温陵戒环法师曰:自金轮以至粟散,皆为人王。释曰,世间人王有五:一、金轮王,即转轮圣王,亦具三十二相,有七宝随身,人中最上,无能胜者。即王位时,有金轮宝,从空飞下,而至其前。乘此轮宝,一日能游行东西南北四大部洲,各国莫不服从,以十善化世,得王去声一四天下。二、象宝有白象王。三、马宝,名勇疾风。四、将军宝,又称主兵臣宝、名离垢眼。五、主藏臣宝,财宝随身,同轮王出游,不必带诸财宝,王欲布施时,但有土地,藏臣令掘,取用不尽。六、宝藏瓶,王随身携带,欲要何物,能如轮王之意,一一出生。七、女宝,即轮王第一夫人,名净妙德,能辅王化,各国人民,受王之化,悉修十善,世无恶人,此亦福报所感也。 二、银轮王,即王位时,有银轮宝,从空飞至,乘之一日能游行东西南三洲,除北洲,王去声三天下,各国悉皆服从。三、铜轮王,有铜轮宝,能游行东南二洲,各国归其统领。四、铁轮王,有铁轮宝,能游行南洲一洲,所有各国,皆归统辖,如阿育王者是也。五、粟散王,即各国小王,如散布其粟,遍地皆是。若诸众生:指人伦;乐为人王:王者往也,怀仁布德,四方归往,欲为有道之君,治理邦国者也。我于彼前,现人王身,为说五戒十善,以为生贵之因;及说帝王德业,熏成隔生之种,令其成就善因,而获福果。问:‘心怀篡逆,窥窃神器,未知菩萨亦为现身说法否?’答:‘菩萨志在利生,岂肯助逆!

若诸众生,爱主族姓,世间推让;我于彼前,现长者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长者身。我国年高德重,即可称为长者,西域长者,颇不易称,须具十德:一、姓贵,谓刹利尊姓,贵族大家。二、位高,谓宰辅丞相,朝中老臣。三、大富,谓丰饶财宝,充裕仓廪。四、威猛,谓霜威严重,望之可畏。五、智深,谓心如日月,慧灿珠玑。六、年耆,谓耆年宿德,老当益壮。七、行净,谓矩范堪亲,楷模足式。八、礼备,谓威仪庠序,接物和光。九、上叹,谓上为王者之所称叹。十、下归,谓下为人民之所依归。具此十德,方称长者,故列宰官之前。 若诸众生,爱主一族同姓,并愿为世间所推重,到处让居上首者;我于彼前,现长者身,为说博施济众,仁民爱物之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谈名言,清净自居;我于彼前,现居士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居士身。若诸众生,爱谈古今名人,嘉言典章,可以垂范作则,以训于世.。清净自居者:身处尘劳,心恒清净,不染世欲,以道自居。我于彼前,现居士身,为说清心寡欲,洁己修身之法,令其成就。居士乃以道自居之士,即在俗修行者,有有德有位者,如苏东坡之类,有有德无位者,如王通、邵雍之流,隐沦不仕者。

若诸众生,爱治国土,剖断邦邑;我于彼前,现宰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宰官身。若诸众生,爱治理国家领土,辅佐政治。温陵谓:三台辅相是也。能为朝廷,整纲立纪,能为民间,易俗移风。剖断邦邑者:大者为邦如省,小者为邑即县,剖乃剖雪冤屈,断则决断是非,如片言折狱,讼简刑清者也。我于彼前,现宰官身:宰者治也,官者公也,上自三台辅相,下至州牧县长,皆名宰官;菩萨现身,为说修齐治平,护国爱民之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诸数术,摄卫自居;我于彼前,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婆罗门身。若诸众生,爱诸数术,摄卫自居者:谓有一类众生,爱好天文地理,阴阳度数,曰数;医卜命相,咒水书符,曰术;调摄身心,节劳静神,曰摄;保卫生命,固精养气,曰卫。如前文所云:求太阴精,用和幻药,可以益寿,可以修世。以此数术,摄卫自居,不求他学也。

我于彼前,现婆罗门身:婆罗门,此云净裔,谓此是劫初梵天苗裔,苗裔即后裔。梵者净也,又云梵志,以彼志在梵天故,菩萨现身,为说世智,调气炼神之法,令其成就,数术摄卫之学也。

未二 秉教男女

若有男子,好学出家,持诸戒律;我于彼前,现比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比丘身。若有男子,好学出家:此是在俗男子,心厌尘劳,好学佛法,是以割爱辞亲,舍俗出家。持诸戒律:初出家所受之沙弥十戒,进受比丘,二百五十戒。比丘名含三义,即五不翻中多含不翻。三义者:一、乞士:谓内乞法以资慧命,外乞食以养身命。二、怖魔:谓受比丘戒,登坛白四羯磨时,地行夜叉赞善,空行夜叉,天行夜叉,亦复赞善,辗转声传六天,魔王闻之生怖,怖惧魔界减少,佛界增多。三、破恶:修持净戒,能破身口七支之恶。我即现比丘身,为说戒、定、慧学,清白梵行之法,令其成就。

若有女人,好学出家,持诸禁戒;我于彼前,现比丘尼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比丘尼身。若有女人,既厌尘劳之累,复嫌五障之躯: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不得作帝释;三者不得作魔王;四者不得作转轮圣王;五者不得作佛。好乐学道修行,出离世俗之家。持诸禁戒者:诸字包括之辞,尼有三百四十八戒,余诸八敬等法,皆为佛所制禁戒。尼此云女,比丘尼,女人出家,受具戒者。我现比丘尼身,合其所慕。而为说法:即离染清净,精修梵行之法,令其具足三学,成就五德也。上现出家,秉教二众。

若有男子,乐持五戒;我于彼前,现优婆塞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子,五戒自居;我于彼前,现优婆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在家秉教二众。设若有男子,志慕佛教,不能舍俗出家,但好乐去声受持五戒。五戒为出家、在家,通修之戒,即杀、盗、淫、妄、酒:一不杀害生命,恒存仁爱慈心;二不偷盗财物,见利自当思义;三不奸淫男女,在家之众,惟戒邪淫,夫妻正淫,仍当节欲,克守世间礼教;四不虚妄语言,履践信实之道。上四杀、盗、淫、妄是根本戒,又为性业,本性即是罪业,不特受戒者犯之有罪,不受之人犯之,国法亦皆治罪。五不饮酒昏迷,而失本有智性。酒本无罪,饮之昏迷失性,醉后糊涂,能为造罪之因,是为遮业,故佛遮止,不许饮酒。经中具说,饮酒有三十六种过失。

古时夏禹王,有臣名仪狄,制酒佳味,进贡于禹王,禹王饮之,知此酒能误害于人,遂将仪狄贬于苏海。又古有优婆塞,因酒而破五戒:因酒戒不能持,一日有酒无肴,邻舍走来一鸡,遂将盗藏。邻舍觅鸡,问曰见否?妄言不见,少顷杀而烹之,以酒炖鸡,邻妇闻气味生疑,故来探视,遂留同饮同食,醉后调戏成奸,是则因酒,而五戒全破也。

此之男女,身处尘劳;乐持五戒:欲以五戒自居即自守也,以修其身。我于彼前,现优婆塞身:此云近事男,可以亲近承事三宝之男子;现优婆夷身:即近事女。为说五戒,为人道因,五戒全持,则为上等人,若持四戒,未免美中不足,若持三戒,则为中等之人,如持二戒,则为中人以下。但持一戒,亦可不失人身,此人前生,持戒太少,虽得人身,极为愚痴苦恼,应当持满分戒即五戒全持。此五戒,即儒教仁、义、礼、智、信五常。不杀仁也;不盗义也,不邪淫礼也;不妄语信也;不饮酒智也。为说五戒,令其成就清信士女之身。

未三 世谛妇女

若有女人,内政立身,以修家国;我于彼前,现女主身,及国夫人,命妇大家音姑,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妇女身。内政立身者:女正位乎内,故曰内政。家门以内之事,女人主之,孝敬翁姑,教育子女,是为内政。贵而能勤,富而能俭,贞静幽娴,以修女德,名曰立身。闺门为万化之源,关于国家之治乱兴衰,旷观自古及今,上自朝廷,下至家庭,无不皆然。女人又为教育之所系,母教更有力于师教,孟母即其证也。 以修家国者:即内政立身,而身修矣。感化家庭,关系国政,如岳武穆之母教,以成精忠报国之志。家通大夫以上,国通诸侯以上。女人如能内政立身,修身,即为齐家治国之本。 我于彼前,观其志愿,或现女主身、即天子之后;或现国夫人身,即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夫人,国人称之曰君夫人,一国主君之妇也。命妇,谓受朝廷诰命之妇,妻因夫荣、丈夫为官,女人受诰封也。大家、家训姑,才德兼备,能为女主之师,如汉扶风县名曹世叔之妻,乃同郡班彪之女和帝常召入宫,令皇后贵人师事之,世称曹大家也。为说三从四德,端庄淑慎之法,令其成就。

未四 童真男女

若有众生,不坏男根;我于彼前,现童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童男身。若有保守天真,不染欲尘之男子,天真未泄,男根不坏,有志终身持守,是谓童真。我于彼前,现童男身,为说守真抱璞,固精保元之法,令其成就童真也。

若有处女,爱乐处身,不求侵暴;我于彼前,现童女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此现童女身。若有处女,亦名处子,乃未出闺门,未嫁之女子,爱乐去声好也处女之身,白圭无玷,不求婚嫁。纵有强施侵暴,迫之令嫁,亦誓所不从,愿终身不字,永为处女之身。我于彼前,即现处女身,为说坚贞美德,清净自居之法,令其成就。上自天主至此,乃是大士以如幻三昧之力,应众生希求之心,竿木随身,逢场作戏,同事摄化之妙也。三应求人趣竟。

午四 应离八部

若有诸天,乐出天伦;我现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以上诸科,皆应希求,令得成就,出世入世之愿望。以下诸科,皆应厌离,令得成就,出离本位,得生人道。问:‘余趣求生人道,是事不疑,天本胜人,何以反求,转入人道?’答:‘天道虽乐,乐有终尽,五衰相现,毕竟无常。又则天人著乐,不肯修行。裴相国云:整心虑趣菩提,惟人道为能耳。所以诸佛皆从人中得道,三乘圣人,亦皆人身修证!手钐炖殖鎏炻,得生人道,既得人身,可成四圣也。我现天身,为说无常,苦、空、无我之法,令得成就也。

若有诸龙,乐出龙伦,我现龙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灌顶云:梵语那伽,此云龙。龙有四类:一守天宫殿、二兴云降雨、三开渎决江、四守护伏藏。其类不一,故曰诸龙。过去亦曾修福,所住宫殿,亦为宝成,身能变化,多化人形,惟五时不免蛇形:生时、眠时、淫时、嗔时、死时!冻ぐ⒑访髁腥迹阂蝗壬持松、二风坏宫衣、三金翅鸟啖。因有多苦,故乐出离!栋⒑酚衷疲壕鸵蛳仁蓝噜,心曲不端,犯戒斗诤,故堕龙中,由大行布施福力,故七宝为殿。我现龙身,为说布施持戒,正直柔和,仁慈谦让等法,令其成就。

若有药叉,乐度本伦;我于彼前,现药叉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梵语药叉,此云捷疾,其行捷疾故;亦名勇健,勇猛强健故;或云暴恶,其形暴恶故。有地行、空行、飞行三种!蹲钍ね蹙吩疲菏堑纫┎嫦そ园秩缋凑,深心护持。乐度本伦者:因受佛法熏习之力,知暴恶为堕缘,故乐度脱本伦。我现药叉身,为说持戒修福,柔和善顺之法,令其成就人沦;若能兼修慧业,亦可成就圣伦也。

若乾闼婆,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乾闼婆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乾闼婆,此云香阴,在须弥山南,金刚窟住。此神不啖酒肉,惟食诸香,以资五阴,是帝释乐神。帝释须乐,烧沉水香,此神寻香而至。好乐脱离本伦,我于彼前,现乾闼婆身,为说离于放逸,及五戒、中品十善之法,令其成就。

若阿修罗,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阿修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阿修罗此云非天,有天福无天德故,此指化生阿修罗,是天趣摄。更有胎生人趣摄,卵生鬼趣摄,湿生畜趣摄。亦云无端正,男丑女美,无端正男故。长阿含经云:南洲金刚山,有修罗宫,六千由旬,栏楯行树,每日三时,苦具自至,刀枪剑戟,从空飞入宫中,修罗若不躲避,必受杀伤,故生厌离,乐脱其伦。名义集云:由在因时,虽行五常,怀猜忌心,欲胜他故,作下品十善,感修罗身。我于彼前现阿修罗身,为说慈忍谦恭,虚心受教,及中品十善之法,令其成就。

按《法华经普门品》,此部之后有迦楼罗,此云金翅鸟,以龙为食,龙求佛救,佛授袈裟,俾缠龙角,乃至缠袈裟一缕者,金翅乌皆不敢食。鸟亦往佛求救,佛曰汝无人食汝,何为求救?鸟曰:我无龙食,则必饿死,佛安可不救?佛曰:汝遵吾教,不可食龙,我每日受食时,布施汝食。现在侍者施食,偈云:‘大鹏金翅鸟,旷野鬼神众,罗刹鬼子母,甘露悉充满!室嗬滞哑渎。大士现同类身,为说仁慈爱物之法,令其成就。此经无此部,谅系抄写之脱漏也。

若紧那罗,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紧那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紧那罗此云疑神,其形似人,头有一角,见者生疑,唐翻歌神,是帝释唱歌之神,貌丑而音美!镀腥μゾ吩疲盒朊稚奖,十宝山间,有紧那罗,于中治化,由昔布施之力,居七宝殿,寿命极长,天欲奏乐,腋下汗流,便自上天。帝释请佛,诸天弦歌而颂法门者,即是此神。今乐脱其伦者,大士为现同类身,为说歌咏乱心,欲乐无常,及中品十善之法,令其成就。

若摩呼罗伽,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摩呼罗伽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摩呼罗伽此云大蟒神,亦云地龙,而无神通,乃属腹行,较之天龙,其苦自倍。此类因心中多痴恚,故所感之报,聋騃无知,常含毒伤生,必更堕落。今乐脱本类,求生人道,大士为现同类身,为说修慧、修慈,忍辱柔和,及中品十善之法,令其成就,四应离八部竟。

午五 应人修人

若诸众生,乐人修人;我现人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众生之名,本是六道通称。此对下句,乐人修人,即是人道,好乐生生世世为人。经云:人身难得,今生既得,好乐修持人道,来生不失人身,故曰乐人修人。六道之中,诸天著乐,余道多苦,故乐得人身;又以人身,方值佛法,诸佛皆于人中成道故。又人道易于修证,出世四圣,皆人道修成,所以八部,皆乐脱本伦,转生人道。人者仁也,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即是仁。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是则内教外教,皆重人伦。我于彼前,即现人身,为说五戒,中品十善,令其成就。五应人修人竟。

午六 应离非人

若诸非人,有形无形,有想无想,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皆现其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指掌》云:上科人伦,统收人王宰官等,不尽之机。此科非人,统收天龙八部等,不尽之类。以彼所不摄者,皆此摄故。长水子璇法师云:有形有色蕴,如休咎精明等,无形无色蕴,如空散销沉等;有想有四蕴,如鬼神精灵等;无想无四蕴,如精神化为土木金石等。有好乐度其本伦,转生人道者,我于彼等之前,一一各随其类而现身,各应其机以说法,令其成就。二条陈妙应竟。

巳三 结名出由

是名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皆以三昧,闻熏闻修,无作妙力,自在成就。

上三句指所现之身,下四句出起用之本。是字即应九界机,普门示现身相。上结列总标之名,名为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一时顿现,随类各应曰妙;所现身相,不著于相曰净;又妙者不可思议,净者无所染著,即大士证圆通已,而得三轮不思议之明证也。先由意轮鉴机既定,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应以何法得度,即说何法;身、口、意三轮,皆不思议,曰妙,一一皆无染著曰净,是为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即十方诸国土,无刹不现身,以一身普入一切刹,一切刹中作佛事。如是妙用,乃称圆通体所起,皆由耳门修证三昧之力也。闻熏闻修者:由本觉闻性内熏,熏起始觉妙智,作反闻修习之工夫,时时反闻自性,熏变执习,解六结,破五阴,妄穷真露,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得成无作妙力:即不假作意,不可思议之力用;一身不分而普现,万机咸应以无违,如一月在天,影临众水,月岂作意而临水耶?千江有水千江月,世间之物尚然,何况大士,圆通妙力?自在成就者:即任运而应,有感斯通,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渡人舟。 以上所现三十二应之身,与法华普门品,互为出没,如天趣,此有四天王国太子,人趣此有女主及国夫人,彼经则无。八部中彼有迦楼罗,八部外彼有执金刚神,此并不列。大士妙应无方,神化莫测,三十二应,亦不过略言而已,实则应化无尽,故两经随意取舍,以成三十二数也。初三十二应竟。

辰二 十四无畏 分三 巳初 标承悲仰 二 条陈无畏 三 结名显益 今初

世尊!我复以此,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与诸十方三世,六道一切众生,同悲仰故。令诸众生,于我身心,获十四种,无畏功德。

此标自证圆通妙力,能与众生同悲仰也。亦由大士返闻证性,下合众生,本妙觉心,既同其体,遂运同体大悲心,故能与众生同悲仰。乃称呼世尊,自述我又因此,闻性内熏,熏起始觉之智:智光不外泄,反闻修习,以照能闻之性,是谓回光返照;照彻心源,无动无坏,是名金刚三昧。此二句乃证体,下则起用,用不离体也。 无作妙力者:称性无作,任运成益,故曰妙力。由此不思议力用,所以得与十方三世,六道一切众生,同其悲哀拔苦,仰望与乐也。故字即大士与众生,同悲仰之故,以为无畏之本。众生悲仰之心,即大士之大士身心,获得也十四种无畏功德;身、即大士妙应身,心、即大士妙观心。若众生在苦恼厄难之中,一心称名,感应道交,正在怖畏之中,蒙救得脱,即获无畏。无畏,约众生说;功德,约大士言。由大士圆通妙力,功能德用,故令众生脱苦无畏。普门品云:‘众生被困厄,无量苦逼身,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

巳二 条陈无畏 分四 午初 八难无畏 二 三毒无畏 三 二求无畏 四 持名无畏 今初

一者:由我不自观音,以观观者。令彼十方苦恼众生,观其音声,即得解脱。

此苦恼难无畏。八难中此一为总,余七为别。逼迫外身曰苦,逼迫内心曰恼。上三句出自修之本,下四句彰利他之用。一者由我不自观音以观观者:观为能观之智,智光不外照,即不自观世间之音声,以观能观者是谁?上句是离尘,下句为照性,亦即脱黏内伏,背尘合觉,由此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加被众生;故能令十方苦恼众生,但能一心称我名号,我则观其称念音声,寻声救苦,令其即得解脱苦恼,则苦恼无畏矣!

此即观世音菩萨,果上得名之因缘!斗ɑ彰牌贰,无尽意菩萨问佛: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即称念菩萨名号,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观世间称念菩萨名号音声,故名观世音。。彼经但约菩萨,果上利他而立名,故不说菩萨因中所修自利之行。此经双约两利,由得自利行成,方能利他也。 或有以观其音声句,作众生受苦恼时,自己观其音声。交师非之当矣!因此经苦恼众生下,略去一心称名等字,致有如是错解,交师加蒙我二字,意即显矣!众生在苦恼难中,能有几人解作观?即使能作观得脱,与总标之文,于我身心,获十四种无畏功德,亦不能合。试详察焉。

二者:知见旋复,令诸众生,设入大火,火不能烧。

此大火难无畏。知见二字,包括六根见、闻、嗅、尝、觉、知。旋复:即旋妄复真,旋转缘尘之妄知妄见,复归自性之真知真见。大士用耳根,反闻入流工夫,旋闻与声脱,既旋彼妄闻,而与声尘脱离,则根尘不偶,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故诸根一一皆能旋妄复真。知见旋复,则内见觉之大火既息,而外世间之火,不能为害。 温陵曰:内外四大,常相交感,见觉属火,故见业交,则见猛火。今知见旋复,则无见业,是以火不能烧。令诸众生,入火不烧,此即大士,自证之力,加被众生。普门品言:‘由是菩萨威神力故’!墩觥吩疲骸ぜń,威神无量,故令一心称名者,即为大悲威光所摄,不堕火难,如入山阴,暑不能侵也!四芰钪谏,大火不烧,则大火难无畏矣! 大火不烧,是事难信,特为引证!队ρ榇吩疲鹤3な,晋元康中,于洛阳住草屋,为大火延烧将及,邻舍几家,皆忙搬移物件,他在草屋中,一心称念菩萨圣号,乃为菩萨威神加被,风回火转,至邻舍而灭,人皆奇之,草屋飞一火星,亦当烧灭,何以安然无恙?乃询其故,答曰:惟念观世音圣号。里中有一人,不信称名所致,特因风燥之时,夜间掷火烧之,一次不烧,连掷三夜,皆不能烧,方信菩萨神力冥加,乃向直言忏悔。

三者:观听旋复,令诸众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

此大水难无畏。观听旋复:此句是妙力,下是大用。谓由反观听闻之性,旋彼妄闻,复归真闻,听闻属水,故闻业交,则见大水,今既旋闻复性,则无闻业,是以水不能溺。令诸众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亦即大士自证之力,加被众生,故大水难无畏矣! 唐岑文本,字景仁,棘阳人,少信佛,尝诵普门品,一日往吴江舟覆,文本亦溺水中,俄闻有人云:能诵普门品,水难应免。如是者三,遂浮水面,须臾水浪漂送岸边,为人所救,得免于难。

四者:断灭妄想,心无杀害,令诸众生,入诸鬼国,鬼不能害。

此罗刹难无畏。妄想乃是第六意识,前佛破识非心文云:此非汝心,乃是前尘,虚妄相想,喻之如贼。能杀害众生法身慧命,如同罗刹能食人,深可怖畏。大士反闻入流,外不缘尘,内不循根,根尘不偶,识心亦灭,故曰断灭妄想。妄想既灭,心无杀害,全超鬼神心行;以此威力,加被众生,故能令众生,诸罗刹鬼国,但能一心称名,鬼不能害,则罗刹难无畏矣!传云:师子国有入商贾,一百余人,航海而来,忽遇恶风即鬼风,将船飘堕罗刹鬼国,许多罗刹女来欢迎。内有一商人多智,知入罗刹鬼国,乃号召于众曰:今者船入鬼国,汝等当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名号,得免于难。众即依言称念,忽起大风,将船吹出,速达我国,足证圣言之不虚也。

五者:熏闻成闻,六根销复,同于声听,能令众生,临当被害,刀段段坏,使其兵戈,犹如割水,亦如吹光,性无摇动。

此刀兵难无畏。熏闻成闻者:大士反闻照性,本觉内熏,熏彼妄闻,而成真闻,耳根如是,销妄复真,六根悉皆销复。后偈云: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同于声尘听闻之性,一一复归元真,尘亡根;根尘既销,云何觉明,不成圆妙。大士以此自证,金刚三昧,不动不坏之本,加被众生,能令众生,临当被害,刀段段坏,即大士金刚三昧之力,加被被害众生,身同金刚,故其刀触身,刀即段段坏。纵然其刀不坏,其身亦无所损,使其兵戈,犹如刀割水,水无断痕,如风吹光日光也,光不息灭。以能触之刀,色尘即藏性;所触之身,身根亦藏性;藏性合藏性,即同以空合空,性无摇动,则刀兵难无畏矣!齐书孙敬德,防守北陲,造观音像,每日礼事,后为贼横引,判处死刑。有一梵僧,教诵观音经千遍即普门品,后临刑刀成三段,其首无伤。丞相为奏免。又如六祖,刺客三挥利刃,犹如斩影,刃从头过,头无所伤,此乃六祖,自证之力耳。

六者:闻熏精明,明遍法界,则诸幽暗,性不能全,能令众生。药叉罗刹,鸠槃茶鬼,及毗舍遮,富单那等,虽近其旁,目不能视。

此诸鬼难无畏。闻熏精明,明遍法界者:反闻熏修,伏归本元真精之性。发本明耀,耀性发明,遍周法界,则诸幽隐暗昧为性之鬼神,皆不以自全矣!此明能破暗故。大士以此威光,加被众生,能令众生,仗承威光,诸鬼虽近其旁,目不能视,以彼背明向暗,反不堪于光耀。如枭鸟昼盲夜视,罗刹向日不见,视尚不能视,何能加害耶? 药叉,此云轻捷,有地行、空行、天行三种,是男鬼;罗刹,此云可畏,是女鬼;此二皆食人之鬼,人尸若臭,咒养令鲜食之,乃北方多闻天王管辖。鸠槃茶,此云瓮形,是魇魅鬼,能魇魅于人者,乃南方增长天王管辖。毗舍遮,此云啖精气鬼,能啖人及五谷精气,乃东方持国天王管辖。富单那,此云主热病鬼,乃西方广目天王管辖。等者,以该其余诸鬼。皆以阴隐为性,故虽近其旁,目不能视,如土地不见洞山者,既不能视,则诸鬼难无畏矣!

七者:音性圆销,观听返入,离诸尘妄,能令众生,禁系枷锁,所不能著。

此枷锁难无畏。音性圆销者:音声动静二性,悉皆销灭,即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故曰圆锁。观听返入者:即观照能听闻之性,逆流而入,故曰返入。如是,则入一无妄,不但声尘销灭,则色等诸尘,亦随声尘以俱灭,故曰离诸尘妄。尘既不缘,根无所偶,见等诸根,亦随闻以旋复,根尘双泯。以此妙力,加被众生,故能令被难人民,而能称名即成感应,禁系枷锁,所不能著其身。因妄尘既离,妄身亦空,故禁闭囹圄,系缚身体;在颈曰枷,练脚曰锁,此皆治罪人之刑法;或误入宪网,或屈遭陷害;若能一心称念圣号,皆得解脱,则枷锁难无畏矣!晋窦传河内人,永和七年,为高昌步卒,吕护所俘。同伴七人,共系狱中,不久将杀,僧道山时在护营中,与传相识,乃往视之。传曰:命在旦夕,能相救乎?山曰:‘尔至心念观世音菩萨,必有感应!熘列哪钊缫,械锁忽然自解械销,即脚栲之锁。。传念同伴桎梏,何忍遽舍,复求菩萨神力普济,乃劝同伴,同心称念圣号,诸人刑具亦解,遂同遁回乡里,自是笃信奉法,一乡之人,莫不敬事观音也。

八者:灭音圆闻,遍生慈力,能令众生,经过险路,贼不能劫。

此劫贼难无畏。灭音圆闻者:即大士反闻入流时,灭音、而解脱声尘,圆闻、而证极根性。尘灭、则外无敌对,根圆、则咸归一心,故能遍生慈力。乃至碜心毒人,亦不能起恶,悉化为慈悲眷属矣!《法华》云:念彼观音力,咸即起慈心是也。大士以此慈力,加被众生,能令众生,经过危险之路途,或旷野山隘之间,或盗贼冲出之处,皆险路也。但能称念圣号,贼不能劫,则劫贼难无畏矣!昔尼宗本,高平金乡人,幼有清信,日诵《普门品》,乡党称之。后出家为尼,被虏所拘,急诵《普门品》,旋即得释,归路出冀州,复遇贼所逐,攀上枯树,诚念观音圣号,贼寻索不见,得免贼难。初八难无畏竟。

午二 三毒无畏

九者:熏闻离尘,色所不劫,能令一切多淫众生,远离贪欲。

贪、嗔、痴名为三毒;以能毒害法身慧命,故名三毒,甚可怖畏!又贪、嗔、痴,是三途因:多贪众生堕地狱,多嗔众生堕饿鬼嗔心属火,饿鬼则受饥火烧然之报。,多痴堕畜生,亦可怖畏!今言三毒无畏者,非纵恶无所畏,乃由持名离毒,大威神力,得无畏也。 此离贪毒无畏,诸贪之中,贪欲为首。惟此淫欲一事,人最易犯,见色动心,必落爱欲深坑,且最难断,为害最大。若要离欲,《法华普门品》云: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由仗菩萨威神之力,及自己持名念力,以念力对治淫心,仗威神销除业障也。

熏闻离尘者:此乃反闻照性之功,熏彼出流之妄闻,而成入流之真闻,入流则必亡所。声尘之结既解,诸尘之结齐解,而色尘岂能劫于家宝乎?能令一切多淫众生:淫而言多者,乃是夙习深重,数数入声现起淫念,发为淫行,轻则损身失德,重则倾家丧命。其尤甚者,淫欲属火,菩萨见欲,如避火坑。 宝莲香比丘尼,持菩萨戒私行淫欲,妄言行淫非杀非偷,无有业报。发是语已,先于女根,生大猛火,后于节节,猛火烧然,堕无间狱。多淫众生,能常念菩萨圣号,由菩萨威力加被,即能远离贪欲,则离贪毒,自可无畏矣!

十者:纯音无尘,根境圆融,无对所对,能令一切忿恨众生,离诸嗔恚。

此离嗔毒无畏。纯音无尘者:纯一闻音妙性,别无所对声尘。此句,即动静二相,了然不生。既无所对之境,亦无能对之根,根境双泯,惟一圆融,清净宝觉,内外一如,无能对之与所对;以嗔恚生于对待违拒,大士自证境界,圆融一体,无对无碍;以此加被众生,能令一切有忿怒嗔恨之众生,但能常念恭敬观世音,以念力而伏嗔机,仗慈风扫除恚热,便得离诸嗔恚,则离嗔毒,自可无畏矣!

十一者:销尘旋明,法界身心,犹如琉璃,朗彻无碍,能令一切,昏钝性障,诸阿颠迦,永离痴暗。

痴由妄尘所蔽,无明所障。销尘旋明者:销除所缘之妄尘,旋复自性之本明,此即前文所云:脱黏内伏,伏归元真,发本明耀。所以外之法界,内之身心,犹如琉璃宝,洞然朗照,内外明彻,无所障碍。大士以此自证智力,加被众生,能令一切,昏钝性障,诸阿颠迦,永离痴暗;瓒坌,即是愚痴,愚痴、以昏迷暗钝为性。能障智慧,故曰昏钝性障。阿颠迦此云无善心,皆由痴习偏重,迷正知见,邪见炽盛,拨无因果。若能常念恭敬观世音,以正念而袪邪执,仗智日以破昏蒙,便得永离痴暗,则离痴毒,自可无畏矣!二三毒无畏竟。

午三 二求无畏

十二者:融形复闻,不动道场,涉入世间,不坏世界;能遍十方,供养微尘诸佛如来;各各佛边,为法王子。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男者,诞生福德智慧之男。

此应求男无畏。世人无有男子,其畏有三;一年老无人服事;二后事无可嘱咐;三宗嗣必至断绝。故必求生男!镀彰牌贰吩疲骸栌竽,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司登竽兄,未说菩萨加被之力,此经但说加被,未说求男之法,两经会合解释,其义则全。 融形复闻,不动道;此二句,指修行证理,销融四大之幻形即如是渐增,闻所闻尽。旋复一真之闻性即生灭既灭寂灭现前。,证入不动摇不生灭之理体。亦即佛所云:皆获一乘,寂灭场地也。涉入世间,不坏世界七句;乃称体所起之大用。菩萨身能善入微尘佛刹,以一身而现无量身,涉入三世间器世间,有情世间,及正觉世间。,随类现身,不坏世间之相,依理成事,从真涉俗,即方便智,方便属权,权能干事,有生男义。 能遍十方,供养微尘如来,各各佛边,为法王子:供养有二:一身供养,执侍巾瓶,效劳服役,此求福足。二心供养,常随佛学,代转*轮,心能善顺佛心,令佛畅慰本怀,各各佛边,为法王真子:此求慧足。以此余福余慧,加被众生,能令法界,无子众生,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有福德,则富而且贵;有智慧,则廉而能明。若有福无慧,则识庸见浅。若有慧无福,则家贫力薄。凡有求者,菩萨令生;鬯乐,则求男无畏矣!

余亦父母向观世音菩萨所求而生。余籍福建,古田县吴氏,父为木商,年三十五岁,生二女而无男子,余父同母,即向观音大士求男,家供奉大士像,余母每日礼拜,后有孕,礼拜益力,一夜梦见大士、抱一孩儿,授余母曰:此孩与汝作子。余母接之喜而醒,乃告余父,及余祖母。即日设供,供养大士,虔诚礼拜,越三日生余,加意抚育,不幸五岁父母双亡,由祖母及叔父教养,至七岁入私塾,师及乡党,目余为神童,至十岁,好武力,与同里儿童角力,将他打伤,其童哭而归告其母。其母与余祖母交涉,祖母对其再三道歉,乃骂余曰:那里晓得观音大土,送汝这一个顽皮儿到我家里来。当时闻之,不知其意。待祖母喜时,向询其事,乃将父母求男相告。祖母曰:我以为大士送来,必是好子,那知汝乃顽皮儿,余即思念,倘若不立志学好,菩萨都要受累,乃跪向祖母言:望勿忧虑,必定学好。从此即专心求学,十四岁入考,至十五六,常思入山修行,当时亦不知为僧。十七岁祖母逝世,十八岁欲出家为僧,为叔父所觉,不许。至十九,方入佛门,二十岁,受具足戒,即出外参学。廿四岁,听通智老法师,讲《楞严经》即发愿为法师,以利生为事业,弘法作家务,弘扬《楞严》大法,令得久住世间,前曾创办圆明《楞严》专宗学院,赤本此志愿也。

十三者,六根圆通,明照无二,含十方界,立大圆镜,空如来藏,承顺十方,微尘如来,秘密法门,受领无失,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女者,诞生端正,福德柔顺,众人爱敬,有相之女。

此应求女无畏!吨刚啤吩疲耗谐心谒,女结外亲,有男无女,亦非全美。故半子亦有求者!斗ɑ彰牌贰。约女人欲求生女,以是同类为亲,故欲求之;求之之法,亦不外礼拜供养而已。 六根圆通:圆者圆融,六根互相为用,随举一根,皆具见、闻、嗅、尝、觉、知。通者通达,六根根隔无碍。圆通二字,贯下诸句。由通达故,明照无二,六根灵明照用,无二无别,所以立大圆镜,能承顺十方,微尘如来,一切秘密法门。由圆融故,含十方界,而能含裹十方,诸佛世界,所以立空如来藏,能领受诸佛法门,大小权实,完全无失!墩觥吩疲撼兴臣蠢ひ侨岬,受领即闺门能事,故能应求女也。 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女者:大士以此自在妙力,加被众生,能令法界,无有女子之众生,欲求生女者,果能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得诞生,端正福德,柔顺之女,外则品貌端正,窈窕庄重,则有福;内则性情柔顺,贞静幽娴,则有德。有福众人见之生爱,有德众人见之生敬,有相即福相与德相也。若但端正,而不柔顺,则可爱,而不可敬;若但柔顺,而不端正,则可敬,而不可爱,福德二字,福字连上,德字连下,福德兼备,故得众人爱敬,则求女无畏矣!三二求无畏竟。

午四 持名无畏

十四者: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现住世间。诸法王子,有六十二恒河沙数,修法垂范,教化众生,随顺众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

此明持名无畏。以但持观世音菩萨名,不持诸菩萨名,恐一名不及多名,而生怖畏也。此三千大千世界:指娑婆世界,共有百亿须弥山,百亿日月,百亿四天下。现住世间:即现住三界六道,随类化身,乘愿利生;诸法王子,有六十二恒河沙数之多,此为圣人现量,所知所见。 修法垂范下:显诸法王子,行化不一,有修实行,自利之法,亦可垂范众生,以为众生模范。教化众生者:有修权行利他之法,随顺众生根性,示现四摄布施、爱语、利行、同事,用方便权智者,各各则有不同。

由我所得,圆通本根,发妙耳门,然后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能令众生,持我名号,与彼共持六十二恒河沙诸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无异。

此明一名能敌多名。其故何也?由我所得耳根圆通,即是圆通本根。本根有二义:一、为娑婆本利之根,欲取三摩提,实以闻中入。二、为诸圆通中之本根,此是微尘佛,一路涅槃门。上但标名,下出体相;谓此圆通本根,发自妙耳门之中。耳门所以称妙者,即古观世音佛,所授从闻、思、修之法,依根中闻性,不生不灭之妙理,起反闻照性之妙智,照破五阴,解除六结,生灭既灭,寂灭现前,证圆通体,发自在用。 然后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者:然后称体起用,应化无方,身之微妙也;鉴机不谬,心之微妙也。含容、指妙心,谓心含十方,无量世界众生;周遍、指妙身,谓身遍圣、凡、染、净十界。故能令众生,持我观世音一名,与彼共持六十二恒河沙数诸法王子名号,二人福德,正等无有别异也。

世尊!我一名号,与彼众多名号无异;由我修习,得真圆通。

《指掌》云:一名多名,单持共持,以二人之行迹论之,有类霄坏;以二人之福德论之,不异丝毫。其故何也?大士曰:单持我一名号,与彼共持众多名号,福德无异,则持名无畏矣!此实由我修习耳门三昧,乃得真实圆通故也。以具足圆通常三真实,故能超二十四圣而独妙,当敌诸法王子以勿疑矣!观后二句,菩萨密意,已将诸圣圆通,选己为独最也。后佛敕文殊更选者,为不了佛与观音密意者,添此葛藤也。二条陈无畏竟。

巳三 结名显益

是名十四施无畏力,福备众生。

此结名。前总标文云:‘令诸众生,于我身心,获十四种无畏功德!羌粗干鲜闹,乃名十四施无畏力。菩萨以身心为能施,无畏力为所施,十四种众生、是受施者。菩萨三轮体空,不住于相,无能施之身心,无所施之无畏力,无受施之众生,生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故能周遍普及十方众生,令得离苦受益也。 以上十四种众生,机遍十方,八难众生,身罹苦难,畏其性命不保,但能持圣号,即蒙大士以无畏力,福德周备,而全性命。三毒众生,惑业深重,畏其将来堕落,但能持圣号,即蒙大士以无畏力,福德周备,令得离毒。二求众生,无有后嗣,畏其老死无靠,但能持圣号,即蒙大士以无畏力,福德周备,令生男女。持名众生,持念一名,畏其福德缺少,但能得一心,即蒙大士以无畏力,福德周备,令等无异。故十方世界众生,皆称观世音为施无畏菩萨也。辰二十四无畏竟。

楞严经讲义第十五卷终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第十六卷
下一篇: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第十四卷

 附录一:《大佛顶首楞严经》五十种阴魔境 色阴十魔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一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二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三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四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五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六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七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八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九浅释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十浅释 如来密因 修证了义——圆瑛法师之《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第六章 第二节 从《大佛顶首楞严经》谈起 大佛顶首楞严经妙玄要旨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记 玄义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记 卷一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记 卷二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记 卷三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记 卷四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记 卷五

△TOP
佛海影音法师视频 音乐视频 视频推荐 视频分类佛教电视 · 佛教电影 · 佛教连续剧 · 佛教卡通 · 佛教人物 · 名山名寺 · 舍利专题 · 慧思文库
无量香光 | 佛教音乐 | 佛海影音 | 佛教日历 | 天眼佛教网址 | 般若文海 | 心灵佛教桌面 | 万世佛香·佛骨舍利 | 金刚萨埵如意宝珠 | 佛教音乐试听 | 佛教网络电视
友情链接
中国当代佛教网 当代佛教故事网 当代佛教文化网 当代佛教圣地 当代佛教禅宗网 当代佛教新闻网 当代佛教舍利网 当代佛教净土网
当代佛教音乐网 当代佛教图片网 当代佛教素食网 当代佛教电影网 当代佛教藏经阁 当代佛教般若文海 当代佛教显密文库
金刚经 新浪佛学 佛教辞典 听佛 大藏经 在线抄经 佛都信息港 白塔寺
心灵桌面 显密文库 无量香光 天眼网址 般若文海 菩提之夏 生死书 文殊增慧
网上礼佛 佛眼导航 佛教音乐 佛教图书 佛教辞典

客服QQ:1280183689

[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京ICP备16063509号-26 ] 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如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与我们联系。站长信箱:alanruochu_99@126.com
敬请诸位善心佛友在论坛、博客、facebook或其他地方转贴或相告本站网址或文章链接,功德无量。
愿以此功德,消除宿现业,增长诸;,圆成胜善根,所有刀兵劫,及与饥馑等,悉皆尽消除,人各习礼让,一切出资者,
辗转流通者,现眷咸安宁,先亡获超升,风雨常调顺,人民悉康宁,法界诸含识,同证无上道。
 


Nonprofit Website For Educational - Spread The Wisdom Of the Buddha & Buddhist Culture
萌萌视频